?
前温州首富又将收获一个IPO!2万元起家如今身家数百亿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22-09-14     浏览次数: 次    

  今年以来,继弘业期货成功闯关IPO后,新湖期货于近日也发布了招股说明书。根据招股说明书显示,新湖期货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首次公开发行股数不超过1.2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

  新湖期货背后站着的其实是在资本市场能量不小的黄伟和他缔造的“新湖系”。俗话说,十个温州人,九个商。黄伟这位出自温州的企业家,骨子里流淌着商业基因,从一个中学老师到个体户,他卖过眼镜,做过房地产,还在资本市场将期货、股票玩的风生水起,靠2万元起家,如今身家数百亿,一度登顶首富之位的传奇人物。

  随着新湖期货的上市,也能够一窥这位富豪的资产版图,以及其在期货市场的操作手段。

  与其他富豪相比,黄伟显得更加低调而神秘。新湖系的高管据称曾对外表示:“黄总这辈子都不会接受记者采访”,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光辉事迹流传于坊间。

  90年代,刚毕业的大学生都能给分配工作,去到学校里当老师,只要自己愿意可以清清闲闲干到退休。

  1983年,从温州师范学院(现温州大学)物理系毕业的黄伟被分配进了瑞安中学教书,中学工作不久后被调往温州市委党校,个子不高的他在人群中并不起眼,甚至因为少言寡语,很少被人注意到。

  温州人敢于冒险,哪里有市场,哪里就有温州人,他们在对市场机遇的把握上确实要比一般人强。身为土生土长的温州人,黄伟骨子里流淌的商业基因让他对财富的机遇格外敏感。

  1991年,黄伟跟着改革开放的下海潮,放下铁饭碗,到杭州国际大厦租下几个柜台卖眼镜。

  随后黄伟的发迹更像是踩准了中国资本市场的脉络。中国的资本市场逐渐从无到有,从暗转明。关于黄伟的故事,也就逐渐浮出水面。

  素来有投资习惯的温州人,不会让手上有闲置资金,黄伟慢慢涉足倒卖股票认购证、介入国债和期货市场。

  这个东西刚开始出现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而黄伟却敏感地察觉到了其中的商机,他到处花钱找人用身份证帮他买股票认购证。30块钱一张买进,花光了2万多,黄伟弄到了几百张认购证。

  直到新股上市,10倍、50倍甚至1000倍的涨幅不在少数,豫园商城股票面值甚至突破了10000元。由于当时为了吸引投资者,股票发行价格依据的市盈倍数比较低,新股一上市就能获利不少。人们看到了巨大的赚钱效应,每逢认购证发售,他们拿着板凳、被子连夜排队。

  新股上市后的暴富效应吸引着人们大量囤积认购证,同时在黄牛炒作下,一张表炒作到上万元。

  而此刻手握大量认购证的黄伟只等着坐收渔利,靠着30块一张收购来的认购券,黄伟赚到了800万。

  在股市赚了钱后他开始做期货,有媒体从其身边人口中得知,黄伟期货生意做得很大,“输赢都在千万元以上”。当时很多基金跟着他玩,他能指挥几十亿元的资金。

  由于黄伟做期货的经历,他跟金融界有了深入的交往,这也让他捕捉到了房地产的发展机遇。靠着股市赚到的钱,黄伟开始在房地产市场驰骋起来。

  1994年,黄创立了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当时注册资本1亿元。同年创立的还有浙江新湖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日后正是靠这两大平台构建了在国内资本市场赫赫有名的新湖系。

  嗅到房地产商机的黄伟在温州开发了香江大厦,其名下的新湖地产一举拿下了温州瑞安外滩的开发权,正式进军了地产业。黄伟此举,比温州“炒房”大军足足提早了七八年。

  黄伟做房地产的方式也与人相异,他酷爱囤地。“他做房地产有点像他以前做股票、期货,有点投机的味道,看好土地升值于是买了很多地。”有人曾如是评价黄伟的买地思路。

  黄伟的公司可能是当时土地储备最多的房地产商,由于拿地时间都比较早,成本极低,黄伟从容实现了低成本扩张。

  其后,黄伟很大一部分时间,都忙于在各地寻找房地产和矿产等开发项目,新湖也开始走出浙江。

  2000 年,黄伟携40多亿元资金进军上海,苏州河畔的新湖明珠城项目,是上海内“365旧城改造计划”的一部分。

  为给上海明珠城项目造势,2003 年3月,上海新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2090万元拍得世界第一列投入商业运营的磁浮列车两年冠名权,新湖自此名震上海滩。这个项目总建筑面积90万平方米,如今每平米单价在70000元以上。

  房地产市场累积的雄厚资本,同时推动黄伟加速向资本市场渗透。在国人对资本市场不甚觉醒时期,他顺利“夺取”了稀有而珍贵的“壳”资源。

  2000年起,新湖集团联合旗下宁波嘉源实业持有绍兴百大29%股份,成功控制绍兴百大,并将其改组为新湖创业,改组后的新湖创业,立即关闭了商业零售,开启了房地产业务。其后,新湖又相继控股新湖中宝和哈高科。黄伟则一跃成为3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叱咤资本界的新湖系就此横空出世。

  2006年,中国证券市场迎来了新一轮牛市。黄伟的“壳”资源终于派上用场,新湖房产借壳新湖中宝实现上市。

  在别的民营企业在为上市费尽心思的时候,黄伟已经通过收购上市公司股权将上市公司资产置换,将地产业务整体打包借壳上市,巧妙地避开了门槛极高的上市审核。

  黄伟的股权操作无疑非常成功,2006年新湖中宝全年复权涨幅达到336%,黄伟所持股权价值达到73.8亿元。

  2009年,新湖中宝吸收合并新湖创业,成为当时浙江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这些都还未能满足黄伟对于资本的胃口,随后黄伟在资本市场以“无形手”掌控数家上市公司。

  近些年,他又干起了PE,按照国家产业转型方向前瞻投资于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半导体、智能制造、生物医药、新材料等高科技企业,投资企业正陆续从投入期到成熟期过渡。

  目前已有2 家登陆科创板,3 家通过发审会,未来3年左右将有约10家被投资企业进入IPO,为新湖中宝贡献利润。

  从2021年的投资收益构成来看,这些早期项目都取得了不错的收益,主要来自于所投企业归母净利润分成,高达29.09 亿元;其次是被投资企业的分红或派息,金额合计 12.03 亿;而处置长期股权投资产生的投资收益仅1.18 亿元。资本大鳄黄伟的运作实力,再一次得到印证。

  2019年,黄伟和老婆李萍曾凭借330亿身家荣登《福布斯》富豪排行榜,同时第四次问鼎温州首富之位。不过到了2021年,这一位置被华峰集团尤小平替代了。

  不管手握多少财富,黄伟始终高调做事、低调做人。无论是土地拍卖现场,还是各种浙江地产圈的聚会,黄伟一概不露面,称得上是大隐隐于市。确实,如今在黄伟的名片上,仅有新湖控股董事长头衔,在新湖集团或者子公司,他都不担任任何职务,他的办公室也没有任何头衔标识。

  作为白手起家的草根浙商代表,对商业机会的敏锐、非凡的胆识和魄力、低调务实的作风在“新湖系”的壮大过程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中国产融经济研究院院长,也是一位研究温州经济的知名学者,他如此评价黄伟:“他能不断找到风口,不断找到热门,这很厉害。他涉及的板块都是这样,掌握了一定的领先地位。”

  从早年的认股权证、房地产、屯壳潮,到如今的科技,所有浪潮,黄伟和新湖系都奋勇在前,大部分浪潮踩点时机和介入对象都极为精准,这才成就了这个温商的传奇。

  这些年,黄伟在资本市场多线出击,通过一系列运作,构建了覆盖科技、能源化工、矿业、地产和金融服务业务版图,并入主多家上市公司。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梳理新湖系的主要关联方发现,目前黄伟控制的核心公司有23家。

  按照新湖集团的官方介绍,金融业已经成为该集团仅次于地产的第二大产业。其入股的金融机构涵盖了银行(中信银行、温州银行)、证券(湘财证券)、保险(阳光保险),加上新湖期货,新湖系已经集银行、保险、证券、期货等金融牌照于一身。

  除此之外,现在新湖中宝几乎成为了”新湖系“的金融扩张平台。新湖中宝2021年度年报显示,其对外长期股权投资企业31家,包括4家合营企业,27家联营企业。近年新兴的科创领域,如趣链科技、万得信息、邦盛科技等公司背后,均活跃着“新湖系”身影。

  当年世界温州人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黄伟被授予“十大2010世界温州人年度人物”之一。当时,介绍黄伟的颁奖词写到:“他低调而神秘,身为首富外界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他是幕后高手,指挥操盘数不清的资本运作。”

  近期一个资本运作的典型例子发生在绿城控股身上,2020年,新湖中宝耗资30亿港元,成为绿城中国第三大股东,随后新湖中宝将旗下多个项目转让予绿城,绿城股价上涨为新湖带来浮盈9亿港元,新湖中宝随即对绿城中国进行减持套利。

  黄伟能够在资本市场混得如鱼得水,成就一番大事业,显然是有“贵人”相助的。据《投资者报》报道,黄伟与已故涌金系负责人魏东的关系密切,魏东当时是中经开的操盘手,黄伟是中经开最大的客户和受益者之一,在随后的投资中,无论是股市投资还是竞购证券公司湘财证券的股权,新湖和涌金的脚步都惊人地一致,这一切很难被认为都是巧合。

  而他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主,更是善于经营“贵人”的高手,“新湖系”旗下的新湖期货的崛起就是最好的案例。

  黄伟爱好炒期货,而其控制的首家金融机构正是期货公司——天地期货,这家公司也是如今上市的主体新湖期货的前身。

  新湖期货董事长马文胜是黄伟的得力干将,有期货天才之称,曾任中国国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总裁,兼任上海期货交易所理事。

  2008年初,新湖期货引进了以马文胜为首的原来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的一批高管精英,短短一年多时间,新湖期货的客户保证金就从几千万上升到了12多亿。

  在与国有背景的同行的竞争中,在金融领域的投资,“新湖系”具有天然的民营体制优势,大股东通过股权激励、高薪挖角的等手段,可以吸引到业内一流的人才加入,从而脱颖而出。

  根据证监会期货公司分类评级结果,2019年至2021年,其期货业务收入指标分别位列行业第45位、第44位和第44位,净利润指标分别位列行业第55位、第52位和第33位。

  事实上,新湖期货仅是新湖系中的一个小角色, 如今被推到台前还将进行IPO,可见,新湖系的资本越来越向金融领域倾斜,不过,随着地产业下行,这似乎是时下民营资本转向的不二选择了。